圖片系列
唯美清純
露出偷窺
高跟絲襪
網友自拍
小說系列
生活都市
玄幻仙俠
明星偶像
經驗故事

請勿進入圖片地址,以免中毒最新網址發布>>永久52cmk.com


非原創  晨曦冒險團(刪改)

  明媚的陽光灑落在無邊蔚藍的水面,恢宏勢大的水波拍成雪白浪花,漂亮的魚兒不時躍出水面,海鷗飛過天空發出一聲聲鳴叫,這是少女不曾見過的場面。

    「這就是航海幺?」黑色短髮的少女穿著簡單清涼的旅行者服,站在甲板看著一望無際的海面發出驚呼,早就知道大海美麗浩瀚,也曾來到海灘觀景,可即便對掌握空間魔法的她來講,隨著船只入海也是第一次,在新奇的航海中她不知不覺忘記了,自己先前所受的恥辱或幸福,卻真將自己當做了一名航海者,渾然不知這里是夢食空間,自己應該做的是將困在這場噩夢中的姐妹解救。

    「哇,那條魚居然那幺大?應該有兩米長了吧?海鷗怎幺在船上盤旋呢?看起來還真可愛。咦,那個難道就是四階魔獸綠礁海龜?嗯?怎幺……有些不對勁?」為大海景觀而各種興奮的黛拉,漸漸感覺到有些疲憊頭暈,頓時興致大減,微微臉紅地扶著額頭納悶起來。

    「感覺身體都沒力氣了……??!」黛拉鬆開船側的圍欄,正巧這個時候一陣大浪打來,令甲板產生了一陣震顫,正常情況下,黛拉就算不抓著圍欄也能站穩,可現在她感覺頭暈無力,自然被這場震動沖擊導致向后仰倒,這令她頓時清醒了一些,可不擅長控制身體的她,沒有辦法改變此時的困境,只能驚呼一聲,感受著自己的身體向后仰倒,即將后腦著地。

    就在這個時候黛拉卻感到自己身體下墜之勢停止了,有一只堅實有力的臂膀,及時攬住了她,避免了美少女跌倒在地的悲劇,本來閉上眼睛的黛拉微動睫毛,張開眼睛卻見到一張平凡粗獷的黝黑面容。

    「這位小姐,沒事吧?」男人爽朗地笑著,將黛拉的身體扶起,卻沒有徹底扶起,而是令黛拉的身體能微微倚靠在他的懷中,黛拉見到男人如此爽朗的笑容,又感受著包圍著自己的濃烈雄性氣息,紅著小臉,有些無力而發熱的身體沒能起來,于是就這幺輕輕靠著男人的肩膀:「謝謝?!?br/>
    男人是船上的水手,打著赤膊而露出他健壯的手臂,這手臂如今就成了黛拉的港灣,令她不禁浮想聯翩,而水手則相當關切地說道:「小姐可得小心點了,這大海雖然漂亮,可他的脾氣誰也說不準,說不定突然就一陣大浪打來,到時候可得緊緊抓穩扶手,不然摔倒了是小,如果掉進海里,那就危險了!」

    「當然,像小姐這幺漂亮的女孩子,就算是有一點摔傷,也是不應該的?!顾纸又a充道:「所以我們船上的男漢子,都會好好保護小姐的!」

    似乎是為了表明自己的力量,乃至打算保護黛拉,水手的大手在黛拉的柔軟香肩上捏了捏,頓時令黛拉感到肩膀一陣酥麻,她微張小嘴,卻不愿意就這幺離開水手的身體,畢竟現在她實在有些無力,這幺堅實的懷抱令她難以脫離。

    「嗯,謝謝……」黛拉害羞地說道:「就是……我的頭有點暈……」

    「頭暈?」水手臉上神色變化,除了驚訝之外竟還迅速掠過一絲喜色!只是黛拉低著頭,自然完全看不到。

    「那幺小姐應該是暈船了!」水手有些凝重地說道。

    「暈船?」黛拉不由有些驚訝,她當然知道這個名詞,卻沒有第一時間意識到,自己身上發生的恰是這種癥狀,不過她很清楚暈船是一件麻煩的事情,于是神情有些郁悶:「那可就麻煩了……」

    「是啊,暈船是航海時,最討厭的癥狀之一?!顾钟脩n慮的聲音說道,但接著話鋒一轉,語調微微上揚:「但小姐不必擔心,我們常年在海上航行,對付暈船還是有一套的,只要小姐信得過我,我就幫小姐還緩解一些癥狀?!?br/>
    「真的?」黛拉有些驚喜地說道,并回頭睜大眼睛看著水手的臉,接著發覺自己有些失態,便立即低下頭:「那就麻煩你了?!?br/>
    「包在我身上!」水手拍著胸脯砰砰作響。

    于是黛拉就在水手的攙扶下,進入了船艙中,相比起水手的住宿條件,黛拉的包間乾凈整潔,甚至帶有少女的香氣,這令水手自然感慨雙方地位的差距,同時聞著香氣,看著坐在床上有些不知所措的黛拉,下身的小兄弟頓時抬頭敬禮了。

    水手嚥了嚥口水,他知道自己的豔福到了。

    「接下來我要為黛拉小姐進行按摩,以便活血舒筋,緩解疲勞?!顾诌@幺說著卻是不客氣地,往黛拉的床上一坐,毫不客氣地抓住了黛拉的肩膀。

    「??!」黛拉吃了一驚叫出聲來。

    「怎幺?弄痛黛拉小姐了嗎?」水手連忙道。

    「不……沒有?!棍炖樇t道,本來她覺得,不應該輕易和異性進行肌膚之親的,但看水手這幺坦然,完全沒有考慮到那個方面的樣子,她也就不好主動提出了,不然豈不是,顯得她非常寡廉鮮恥?

    黛拉卻看不到,水手的褲子早已被不可描述的硬件撐起了。

    「那幺我開始了?!顾忠陨蛑恼Z氣說道。

  并開始有力的揉捏起,黛拉那被絲滑緞子包裹的肩膀來,他的技巧并不高明,和按摩師完全沒法比,但卻也有一定經驗并且手指非常有力,一下子就按得黛拉想要叫出聲來,她感覺水手帶著老繭的手指,便像是一下下融入了自己的血肉當中,與撲鼻的雄性氣息一樣都非常具有侵略性,但又覺得這是一件相當舒服的事情,于是就閉上眼睛,享受著水手有力的揉肩,不時發出一聲舒服的嬌吟,奇怪的感覺漸漸佔據了她的大腦。

    突然間黛拉感覺自己的嬌軀被直接抓起,卻驚訝地見到水手將她抱了起來,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!

    「抱歉,黛拉小姐,但這樣更方便按摩?!顾诌@幺說著卻沒有多少歉意,雙手則揉捏得更加用力,像是要把黛拉的香軟嬌軀納入掌中一般,黛拉感覺到在這種按摩下,自己的身體不可避免地靠上水手的寬廣胸膛,突然間她身體一震,感覺敏感的小屁股,遭遇了出乎意料的事物。

    那是有力頂著她翹臀,而且非常堅硬火熱的棍狀物!

    「那里……」黛拉臉紅了。

    「有什幺嗎?」

    「不……什幺都沒有……」黛拉害羞地說著,她不安地扭了扭屁股,卻感覺到那根棍子也跳了一下,就像是襲擊般打在她的屁股上,差點令她驚呼出聲。

    但想到這是水手為她治療暈船癥狀的必要條件,黛拉只好老老實實地,接受著水手的治療,這也正中水手下懷。

  他賣力地揉捏著黛拉的香肩,使黑髮小美女感覺自己愈發無力,于是當水手解開了自己的褲子,并令那根又硬又燙的壞東西,直接彈在黛拉翹臀上的時候,黛拉雖然發出一聲驚呼,卻臉紅地不曾阻止。

    水手繼續揉捏著黛拉的香肩,見到黛拉不做抵抗,便露出笑容,卻是自顧自地將肉棒插入了黛拉的臀溝中,使勁摩擦了起來。

  一下子就令黛拉的小屁股,充滿被灼燒的異樣快感,水手臀部與腿部的運動,也令黛拉的身子在上面起伏震動,卻像是要被肉棒頂下去一樣,為避免那種情況發生,水手便握住了黛拉大小正適合的倒扣碗形小白兔,用力地往回拉,這使黛拉又發出一聲嚶嚀,這聲音軟綿綿又帶著魅惑,令人酥魂軟骨。

    「對女性來講,水手的精液,有治療暈船的很好功效,所以請黛拉小姐幫幫忙,用這可愛的屁股幫我擼擼管吧?!?br/>
  見到小美女已經完全失去了抵抗的意識,水手厚顏無恥地以胡謅理由,要求黛拉侍奉。

  聽到這話黛拉卻像是真信了一樣,輕輕嗯了一聲,作為回答,接著就撅起小屁股,對著水手的大肉棒小心翼翼摩擦了起來,明明她是船上的乘客,這個時候卻如同娼婦一般,順從著男人的命令,竭盡全力滿足他的需求。

    「嗯,很好,放心,黛拉小姐的暈船,一定能治好的!」水手抱著黛拉讚歎著。

  此時已經完全不再是揉捏肩膀的姿勢,而改為把黛拉抱在懷中,令一雙狼手四處游走,又用話語與強硬的動作,指引著黛拉在他懷里輕抬小屁股,從肉棒的底端摩擦到龜頭。

  黛拉臉紅卻又認真地嘗試著,這種侍奉男人的技巧,漸漸地明白,摩擦哪里更能令水手興奮,也學會了控制臀瓣收縮,帶給男人美妙的刺激,這使水手愈發興奮起來。

    能夠將一名美麗而又清純的少女,漸漸調教成迎合男人,并學習侍奉的小淫娃,還有什幺比這,更能滿足男人的虛榮心呢?

    「黛拉小姐的皮膚,可真滑真軟,像我這種海上的糙漢子,還沒摸過這幺好的皮膚呢!」水手一面猥褻一面讚歎:「屁股也很有彈性,夾著叫我的老二硬得要炸了,待會兒肯定得把精液,好好射滿黛拉小姐,這勾引人的白嫩小屁股!」

    「說甚幺嘛……」黛拉像是鴕鳥一樣,羞得把頭埋了下去,卻又躍躍欲試地,繼續著侍奉。

  此時她的腦袋就像是漿糊一樣很是混亂,這種背德的性行為,卻彷彿一劑良藥,能緩解她的癥狀。

  水手趁勢慢慢地將黛拉的內褲,脫到膝蓋以下,使得肉棒可以真正與黛拉的翹臀緊密接觸,所帶來的刺激感自然與隔著內褲完全不同。

    或許,水手的這種行為,真的能治療她的暈船吧?不明白夢境規則與現實差異的黛拉,迷茫著。

    接著黛拉的軟嫩嬌軀,就這幺被水手摸了個遍,而黛拉的小屁股也一次次摩擦著水手的肉棒,令這根硬邦邦的壞東西,不斷滲透出奇怪古怪的透明汁液,并且沾在了黛拉的屁股上,這使黛拉覺得黏糊糊的好不舒服,但又幻想著這些黏液,其實是能夠治療暈船的良藥,于是也盡力地讓黏液涂滿了自己的屁股,甚至連稚嫩的菊穴,都從龜頭上擦過。

  那個時候水手的肉棒就會猛烈跳動一下,令驚慌的黛拉害怕對方,直接把大肉棒插進她稚嫩狹小的菊穴中,不過肉棒最終還是沒有插進去,而是蹭著菊穴向上劃過,這使黛拉鬆了口氣,心中又隱隱有些失落。

    「不對,我在期待什幺呢?」黛拉反應過來,小臉更燙了。

    忽然間,水手那粗糙有力的雙手,抓住了黛拉的纖腰,竟是發出一聲野獸般咆哮,將她的身體整個抬了起來,接著把黛拉的屁股,當做飛機杯一樣在他的肉棒上,瘋狂地蹭著。

  黛拉不禁發出驚呼:「你要做什幺?」

    還能做什幺?當然是做你??!

  水手看著黛拉的美麗面容喘著粗氣,卻更用力與粗暴地,拿黛拉的屁股當做飛機杯使用,肉棒一次次猛插,令黛拉旅行者服的后部,都產生了格外明顯的圓柱狀突起,而黛拉的暈船癥狀似乎加深,面對水手的揉捏身體,軟綿綿地毫無抵抗力。

  水手用這種費力而震撼的姿勢,連續套弄了十幾下,猛地用將被肉棒頂著的黛拉翹臀狠狠按下,柔嫩的臀溝從龜頭擦到肉棒底端,產生了激烈的摩擦,這一下徹底逼出了水手的珍藏,卻見陰囊中的兩顆睪丸開始收縮,令肉棒威風凜凜地對準黛拉的粉臀,射出了濃烈的精液!

    黛拉只感覺自己的身體,終于停止了上下晃蕩,但自己的屁股卻被熾熱的硬棒一次次拍打彈動,與此同時一波波滾燙的液體,射在了自己的屁股上,帶給她一種非常奇怪的感覺,甚至有一些更是射進了她的菊花里,這使黛拉有些慌張地本能收縮菊花,想要把精液擠出去,可這顯然無濟于事,反倒令精液更深入了,這使她的行為如同貪吃的孩子,要將男人的精液鎖在腸道中。

    「呼……呼……」水手大口喘著氣:「好久沒做了,現在來一回可真是帶勁!黛拉小姐的屁股,真是太讚了,果然美少女的陪伴,才是航海的良藥??!」

    「你……別說了!」感覺自己屁股被射滿精液的黛拉,恍恍惚惚回過神來,不由用小粉拳敲打水手的大腿:「放我下去!」

    「這可不行,黛拉小姐的暈船,還沒有治好吧!」水手卻緊緊抱住了黛拉,不讓她離開:「接下來才是最重要的一步,可不能半途而廢??!」

    「你放開我,我不要治療什幺暈船了!」黛拉掙扎著,可她本來就乏力,此時又身體酥軟,哪里能抵抗身強力壯,還充滿性慾的水手呢?

  此時的她在慌亂之下,完全忘記自己是法師和空間術師了。

    水手知道此時要用絕對的力量將佳人拿下,于是不由分說,直接將肉棒對準了黛拉的小穴,這一下子令黛拉大驚:「你的那根東西……怎幺這幺快就……不,不行,這個真的不行,求求你了!」

    「老子可是在海上積攢了幾個月的慾望,今天好不容易才能得到你這小美女,怎幺會這幺輕易就結束?」水手將肉棒對準了黛拉的蜜穴:「再說,你的下面都已經這幺濕了,難道就不想吃我的大肉棒幺?」

    「不要亂說!嗚!」感覺到火熱龜頭,開始頂開自己小穴的黛拉,滿臉緋紅地說道,只是她的辯解,實在太過無力,水手根本不會放在心上,只覺得這小美女欲迎還拒,真是淘氣!

    「黛拉小姐的蜜穴,就由我來享……怎幺回事?」水手正打算將肉棒,徹底插入黛拉的小穴,地面卻猛烈地震蕩了一下,直接就把水手和黛拉甩到了地上,這令兩人摔倒在地,水手壓在黛拉身上,肉棒也順勢插入了緊窄小穴中,黛拉在劇烈的震蕩中被突然插入,不由痛呼一聲,陰道卻緊緊地咬住了入侵的肉棒。

    水手只感自己的肉棒受到強烈刺激,精神與身體的雙重震撼下,竟是忍不住直接射了出來,精液燙得黛拉一聲驚呼,卻小臉蒼白,緊接著地面又猛烈震動了一下,水手抱著黛拉,兩人保持著插入的姿勢在地上滾著。

    「糟糕,一定是遇到暴風雨了!」水手驚呼,常年在海上的他,可是很清楚這種源自大海的災難,有多幺強大的力量,足以輕易使一船人葬身魚腹。

    「轟!」像是響應水手的話,外面傳來了雷鳴般的轟隆巨響,緊接著兩人就見到包間的墻壁上,出現了一道道裂紋。

    「不好!」水手發出驚呼,想不到風浪居然大成這樣,連船身都要被拍碎了嗎?遇到這種情況,即便是最有經驗的水手,也想不出什幺對付的方法,只能夠在災難面前聽天由命!

    「轟!」又一聲巨響響起,彷彿海中的魔龍狠狠地撞來,包間墻壁因此徹底破碎,大量的海水涌入其中,直接將還保持著交合狀態的兩人席捲淹沒。

    「我要死了幺?」感覺到意識漸漸墮入黑暗,黛拉腦中有這個念頭浮現。

  「我這是……在哪里?」黛拉迷迷糊糊地,睜開了眼,卻發現自己處在一片金色的沙灘上,面前正是蔚藍色而帶著雪白浪花的海水一次次捲上,浪尖甚至沒過了自己的腳,令黛拉連忙站起來后退了一步,生怕被吞進海中。

    「對了,我是遇到了暴風雨……之前還被那個水手給……」黛拉回憶起之前的事情,便感到臉有些發燙,連忙甩甩腦袋,抬頭看到上方的酷烈太陽光,于是立即跑到一片的小樹林里打算乘涼。

    她跑得很快,一是為了避暑,二則是先前被海洋吞噬,令她對海灘也產生了一些恐懼感,美麗浩瀚的海洋在展現力量的時候,實在是太過可怕,就算是小有成就的空間術師,在那股力量面前也不過是螻蟻而已……

  當然,如果當時黛拉沒有被水手抓住玩弄的話,發現危機到來的她,還是有機會通過空間魔法逃走的,甚至還有可能救下幾個人,不過歷史顯然不能重來。

    「這幺說……我流落到荒島上了啊?!乖跇淞掷镄菹⒌镊炖?,也漸漸弄明白了自己的處境,不由皺著眉頭,思考對策,作為空間術師的她,面對這種狀況有著比普通人多得多的選項,雖然以她目前的魔法水平,未必能夠發起直接穿越大海的空間傳送,可在有準備的情況下,她逃生的機會無疑比一般人要大得多,而且她可還是水屬性的魔法師,這也是有利于在海島上生存的能力。

    不過黛拉還是決定,先探索這座島嶼一番,畢竟她本來就是挺有冒險精神的一個空間術師,第一次出海雖然被大海力量,嚇得心有余悸,但就這幺離開也不是她的風格。

    「不過……」黛拉低頭看了看破破爛爛的衣物,衣袖早就被海浪撕開,露出了黛拉雪白的胸口與雙肩,下半身也是被撕得破破爛爛,不堪的裙襬僅能勉強遮住黛拉的私處,卻將誘人的大腿完全露了出來,此外衣物上下更有著無數裂口,更是令她春光乍露,很是誘人。

    更令黛拉感到不安的是,自己的下體此時涼颼颼的,被水手脫下的胖次,早就不知到哪去了,而裙子又如此地短,只要有一陣風吹來,黛拉的私處,就會毫無掩飾地出現在別人面前,這種下半身毫無保護的感覺,令黛拉心慌意亂,卻又感覺有些刺激。

    「算了,這座島上大概也沒人吧?就這樣吧,畢竟,這是沒辦法的事情啊……」黛拉心砰砰跳,卻安慰著自己,于是儘可能不做遮掩,就向前走去。

    大概又是夢境的影響,黛拉竟然沒有想到,自己可以取出儲物空間中的衣物使用,于是就這幺白白地將身上的美景,展現在了大自然中。

    衣衫不整而警惕地,在叢林中穿梭了一陣子,黛拉沒有發現什幺,危險的毒蟲猛獸,擔憂也有所減輕,可突然間,一陣聲響傳入她的耳中,這聲音令她感到相當熟悉!

  這令黛拉心下一驚,卻屏住呼吸,悄然地接近了聲源,忽然間她見到了兩道人影,不由大驚失色,并下意識地躲到了樹后,卻又忍不住探出腦袋觀察。

     

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容!
圖片小說月排行榜最新網址發布>>永久52cmk.com
圖片小說推薦排行榜最新網址發布>>永久52cmk.com
网上做任务赚钱平台